Incubation services

孵化项目










创意写作近年来在国内引发了许多讨论(吐槽),作家怎能教的出来?写作班毁人倦了没?...是的,报名写作班的人要么听起来像王小波笔下那些花钱找罪受参加谦卑学习班的人,是站在鄙视链底端的傻瓜;要么听起来像是登堂入室的笼中鸟、塔中人,被挑选出来轮番接受代代写作大师和专家们的强抱。

与其套用国内大学满堂灌的教学框架来为讨论造一个假想敌,或在这个夏天期待写作班能够培养天才, 都不如,放 轻松  。创意写作课本身如同任何一门Fine art课程,没有什么神秘的,也不是必须的。跟学习音乐,雕塑,和拍电影没有什么不同。

>> 阅读全文







Lillian Vernon Writers house不像其他那些插有纽约大学紫色旗子的气派大楼,它只是六大道西十街上一幢其貌不扬的三层楼住房,倒也成了格林威治村难得留下的文艺场所。John Ashbery,E.L Doctorow生前都是这里的常客,而现在,在这儿每周四、五的文学活动和酒会上,你可能会随时会碰到的则是Zadie Smith和Joyce Carol Oates。




























  Copyright © Accent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Accent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